万科到底是国企还是民企,万科争夺战大结局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06-20

摘要:今天的《北京青年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 身份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是万科股权战谁是胜利者。文章认为,股权争夺站发展至此,万科已是最终胜利方,而万科股权保卫战获得胜利,对民营实体经济发展是一个重大的利好信号。 小编觉得这个观点挺有趣的,就把这篇...

昨日午间万科发布公告,表示万科当日停牌,目前复牌时间未定。随后腾讯财经发布文章称,华润集团将出让在万科所持的股份,其股权由深铁集团接盘。

    今天的《北京青年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的 身份发表了一篇社论,题目是“万科股权战谁是胜利者”。文章认为,股权争夺站发展至此,万科已是最终胜利方,而万科股权保卫战获得胜利,对民营实体经济发展是一个重大的利好信号。

昨天下午7点40分,万科发布《关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公告,证实华润集团确实将股权转让给了深铁集团。万科股权之争的这部大戏,终于“大局已定”。

    小编觉得这个观点挺有趣的,就把这篇文章推广了一下。然而发现网友并不买账,还说小编无耻。

万科公告 股权争夺战水落石出

    未免大家说小编扭曲文意,故意引导舆论,小编先把北京青年报评论全文贴在下面:

万科晚间公告:收到华润股份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的通知,公司股东华润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润国内贸易有限公司于 2017 年 1 月 12 日与地铁集团签署了《关于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协议》,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拟以协议转让的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公司 1,689,599,817 股 A 股股份转让给地铁集团。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直接起因,就是次级房贷被华尔街“野蛮人集团”不断加杠杆,最终资金链断裂引发连环爆炸。资本市场必须坚持市场为主配置资源的原则,但政府应当对资本市场实行强有力的监管。市场配置资本的改革方向要坚持,对资本进行有效约束的监管也不能荒废,更不能对资本放任自流。

图片 1

    万科股权争夺战最终万科胜出的结果,在本周四晚间提前锁定。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特定阶段,实体经济最终战胜金融资本侵袭的一个经典案例。这与今年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去杠杆”力度的经济工作方针高度契合。这个案例的市场效应有望持续影响多年,“野蛮资本”打着市场自由交易旗号和法律擦边球,侵蚀和伤害中国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行为,将受到监管机构的严厉制裁。

公告显示,此次转让价格为371.71亿元,对应的每股交易价格为22.00元/股。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将不再持有公司股份。转让前后各方持股情况如下,深铁集团占股15.31%。

    在万科股权争夺战扑朔迷离的2015年底,表面上看万科节节失守、顾此失彼,似乎败局已定,但善于轧苗头的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已对宝能系“断供”甚至抽资而退。换言之,万科将能笑到最后的结果,在2015年底时已初露端倪。只不过,在一味主张资本自由流动的舆论氛围下,不少人还在等着看王石及万科核心管理团队的笑话。

华润:17年大股东生涯

    进入2016年,随着国有企业深圳地铁主动与万科洽商入股事宜,万科股权争夺战其实有可能在当年上半年就分出胜负。尽管中间发生了央企华润(当时为万科第二大股东)与万科的“别扭门”,依然不影响万科股权保卫战的最终胜利。之所以拖到今年初才一锤定音,不是监管部门缺乏决心和手段,而是鉴于“野蛮资本”已尾大不掉,如果用药过猛,导致资金链断裂,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甚至影响金融市场的整体稳定。所以,对“野蛮人”采取了多角度、多层面外围遏制,使药性由外及里慢慢渗透,最后同样收获治疗效果。即使不从坚定捍卫实体经济的角度,单从监管技巧长进的角度,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监管思路,也颇值得总结玩味。

2000年,在时任华润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宁高宁的主导下,华润进场,接替深特发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至今,华润入股万科已近17年。

    1月12日晚,万科发布公告称,收到华润股份和深圳地铁的通知,华润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润贸易与深圳地铁签署了关于万科股份转让协议,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万科A股股份转让给深铁,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不再持有万科股份。但就此转让并未撼动宝能系作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地位,有评论认为,万科股权之争即所谓“王石难题”仍未解决,因为新的争夺即万科如何面对“野蛮人”的难题依然十分棘手。就事论事看,事情的确如此,但往前走一步看,则结论大为不同。

2015年7月10日,宝能第一次举牌万科。7月24日,宝能再次举牌,持股万科达10%,仅次于此时持有万科股份14.9%的华润。8月26日,宝能通过二级市场增持、融资融券买入、收益互换三种方式对万科发起第三次举牌,就此夺下第一大股东之位。

    不难估计,万科接下来必然要通过合法的定向增发,使深铁成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到了那一天,“野蛮人”要么蚀一把选择退出,若是赖着不走,股权将通过多次定向增发而不断被稀释。其实就在深铁收购华润全部股权的万科董事会上,“野蛮人”挺知趣地第一次投了赞成票。想想也是,去年12月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发表强硬讲话,对非特定“野蛮人”提出六条严厉警告,只要被列为重点防范的“野蛮人”,屁股几乎不可能干净,所以“野蛮人”没了脾气知难而退,就是迟早的事了。

期间,万科管理层曾不止一次上门请求华润给予支援,但华润伸出的援手只是象征性的蜻蜓点水。

    资本市场必须坚持市场为主配置资源的原则,但政府应当对资本市场实行强有力的监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直接起因,就是次级房贷被华尔街“野蛮人集团”不断加杠杆,最终资金链断裂引发连环爆炸,整整八年过去,世界经济依然伤痕累累。所以,市场配置资本的改革方向要坚持,对资本进行有效约束的监管也决不能荒废,更不能对资本放任自流。

港交所权益信息披露数据显示,华润在8月31日和9月1日两次增持万科,分别以均价13.37元/股增持约752.15万股、以均价13.34元/股增持约2974.3万股,两次增持共耗资约4.97亿元。增持完成后,华润共持有万科15.29%股份,以0.25%的优势领先宝能。此后,华润在持股万科方面再无动作。

    市场普遍忧虑的是,“去实玩虚”作为一种危险的市场游戏手段,仍在一些行业和领域蔓延。发展实业和捍卫实体经济,必须树立市场和社会的双重标杆,万科就是中国民营企业中坚持发展实业的一根标杆。鉴于万科如此充沛的现金流和融资能力,它完全可组建起自己的财务公司,在自我封闭的资本市场加杠杆逐大利,但万科始终没有这么做。就凭这一点,在目前中国经济的发展阶段,万科股权保卫战获得胜利,对民营实体经济发展是一个重大的利好信号。

至2016年3月,万科宣布引入深铁为万科的第一大股东,但华润表示坚决反对,甚至舍弃平时的低调作风,主动向媒体告知其观点态度。取舍之间,于华润本身就是一场考验。

本文由奥门永利官网误乐域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万科到底是国企还是民企,万科争夺战大结局

关键词:

上一篇:上海证大,清仓南非20万平方公里土地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