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国有体制下人才机制,每年薪俸平均8161元

作者: 股票基金  发布:2019-11-14

摘要:如今,崔永元 等主持人纷纷离职跳槽(资料图) 华商网-华商报8月17日报道 央视又一波离职风潮刮起。每每有知名主持人离开央视,就有人唏嘘不已,不明白外人削尖脑袋想抢的金饭碗,为什么还有人扔掉。其实,能进央视的人一定厉害,而厉害的人在乎的是如何把自己...

本周看了读书群里的央视主持人沈冰 口述的《沈周的故事》。里面详细讲述了 央视几大名嘴的“命运沉浮”。看了这本小书,就深刻体会“政治上清清白白 身体上健健康康 努力做一份热爱的事业”才是人生大赢家。

图片 1
如今,崔永元 等主持人纷纷离职跳槽(资料图)

第一章 从未想用美色触及梦想——我是学霸不是校花,第二章 央视的召唤让我放下一切,第三章 央视领导的“重点培养对象”,第四章 我是周永康第二次婚姻的见证人,第五章 我与叶迎春的几个回合,第六章 我和我的世界杯,第七章 我那曾经美满的婚姻生活,第八章 我的闺蜜李小萌,第九章 没有肌肤之亲的李东生有恩于我,第十章 王小丫终成正果,第十一章 我被误解,愤而离婚,第十二章 赵忠祥,我的偶像破灭了,第十三章 在红黑两道游走的郭振玺,第十四章 我曾经成为芮成钢的挡箭牌,第十五章 一顆新星的陨落——欧阳智薇

  华商网-华商报8月17日报道 央视又一波离职风潮刮起。每每有知名主持人离开央视,就有人唏嘘不已,不明白外人削尖脑袋想抢的金饭碗,为什么还有人扔掉。其实,能进央视的人一定厉害,而厉害的人在乎的是如何把自己的才能发挥到最大。当得到或者得不到这个诉求,都会考虑离开,去寻找更广阔的天空,寻求更多的可能。

咱不想谈任何和“政治”相关或者和“私生活”相关的话题。就拿这本小书谈谈国有体制下人才管理问题。 首先要干好某一件事,需要人才,需要好的人才,需要建立优胜劣汰的用人机制 ,需要让人才“劳有所得、劳有所获”同时明确“什么是不能做”。建立“企业和个人共发展发展之路”。

  央视又现离职潮

从“央视”案例可以看到很多矛盾:

  降薪或成为员工离职诱因

矛盾一:央视的定位是“影响力最大化”还是“盈利最大化”?

  这几年李咏、崔永元、邱启明纷纷离开央视,最新的“离巢”消息是,8月12日央视足球解说员刘建宏递交辞职报告并被批准,随后央视体育频道《爆笑体育》主持人王涛也宣布离开效力11年的CCTV,走上创业之路。同时有关“央视系统全员降薪30%,未被告知原因”的传言引发网络热议。据透露,降薪政策从2014上半年已经开始实施,有年轻工作人员表示:“很多同事已经在办理离职手续了,大家工作积极性也不高,有的节目团队甚至集体出走,我们收入本来就不高,这次降下来就少得可怜了。”

比如:央视的广告经济信息中心成立于一九九六年,一方面负责全台广告创收和图文电视经营,另一方面又承担经济频道节目的制作和播出,“三·一五”晚会和“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选”是该中心的两个王牌栏目。郭振玺上任后曾说:“央视的价值核心就是影响力。”而他的“财技”很有可能就是“影响力变现”。网上早有一个流行的说法,那就是:对于年度经济人物评选,是有钱就可以上;而对于三·一五晚会,则是有钱就可以不上。

  随后有央视内部人士辟谣称全员降薪三成降的是奖金。还有小道消息称央视要求所有频道传达“央视系统全员降薪30%”一事纯系造谣,“央视没有减薪,至于增收节支奖或绩效奖,每年都根据收入进行调整,与减薪无关”。但央视足球解说员刘嘉远15日就发表微博称:“谣言止于工资卡,不是30%,是35%。”似乎坐实了奖金下调的传闻。

这就让“节目”失去了应有客观性、公正性。从某种意义上就是“杀鸡取卵”。 这样产生“大佬们纷纷与郭交恶”除了晋江系、山东系和蒙牛。

  另一方面,中纪委在两个月前已经派出调查组进驻央视,并对央视有账务来往的主要公司进行了约谈,央视有多名高管及主持人被带走调查,继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制片人田立武因涉嫌受贿被吉林检方采取强制措施后,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主持人芮成钢、央视纪录片频道总监刘文等人也在6月份之后相继被检方带走。8月14日,央视电视剧频道副总监黄海涛被有关部门带走,黄海涛长期负责央视电视剧的引进与播出,据传,其出事与央视电视剧采购有关。但此次降薪是否与此相关亦不得而知。

矛盾二:“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的同工不同酬。

  央视员工薪酬有多少?

1、老员工“正式员工”能力没有与时俱进,但似乎又无法减冗员。

  收入分三六九等,月薪平均8161元

央视作为副部级事业单位,内设24个机构以及6个台属单位,现已拥有42个电视频道,开办452个栏目,所属员工有几万人。早已实行国企改革,但依然拥有3000名左右的正式职工。他们是央视最早的员工,当年由刚毕业的大学生、部队转业人士、外单位转入的人士以及早年进入央视的工人组成。

央视的用人制度用三六九等来形容央视的员工一点也不过分,在央视,级别最高的是“正式职工”,拥有正式的国家事业编制。正式职工,才可以依法调动工作,人事档案,户口,医保才可以转入政法影视中心。第二层级是“台聘职工”,与正式职工享受着一样的工资待遇,但没有事业编制。央视前台长杨伟光曾在受访时说:“当时《东方时空》这样的节目许多正式员工做不了,不得不对外招人。但当时没有编制就只能采取台聘的方式,就是用他们创收的钱给他们发工资,收入不低于台里的老职工。”之后,央视快速发展,亟需人手,但正式员工与台聘职工的人数有限,只能从外单位或外地聘用临时工,由各部门根据创收解决工资。央视大发展时期,各个部门逐渐都采用了这一做法,临时工数量迅速膨胀,最高峰时曾达到几千人。一个显著的差异,央视的编制跟出入门所佩戴的“门卡”有联系,门卡号前面的A、B、C、D基本上与可以跟个人的编制等级划等号。“A是正式员工,B类基本是台聘,C类是企业聘、D以外协人员为主”。其实,早在2004年,央视就进行大规模的人事改革,通过央视旗下的子公司中视汇才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建立了劳务派遣制度,想以此来纠正央视用人制度的混乱。公司立足中央电视台和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广阔的平台,提供人力资源服务。央视将大批非台聘的编外员工转送至该公司名下,因而被称为“企聘职工”,地位比临时性的被雇佣者高些,待遇却远低于正式员工与台聘员工。更严格地说,他们不算是央视的人,而是属于中视汇才的员工。2、集中招聘 其实并不一定适合“项目制”业务,但完全任由各子公司招人,没有监管也会有问题。2007年,日渐膨胀的临时工终于因“纸箱馅儿包子”的假新闻导火索而被央视“大清洗”。在三周内,央视共裁减了一千八百多名临时工作人员,估计占央视员工总量的百分之二十,甚至更多。在2009之前,央视各中心、栏目的负责人还拥有用人权,中视汇才当时只是一个为各中心、栏目服务的机构,没有实权。2009,焦利到职后,坚持进行了招聘改革,把用人权收回到自己手中。焦利要求所有与中视汇才签订合同的员工,都要通过中央电视台人事办公室安排到各个栏目中。从接受报名、招考、面试、分配等各个环节。各个中心、栏目没有了用人权,但又持续需要大量人手,因此,为了“夺回”用人权,郭振玺想了一招,利用财经频道下属的公司一中视广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招人,提供就业。除了中视广经,临时工还与中视科华有限公司签订合同。中视科华成立于2005年十一月,是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旗下的技术管理公司。据李渊透露,该公司承担了央视相当一部分的人才派遣,一些频道里的财务、车辆使用,也是通过该公司走账。“项目制聘用”应运而生。中视广经、中视科华等公司和员工以项目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这是一个很不规范的方式,对员工没有任何保障。但因当时不少人看重央视的光环,与该公司签订合同的人数越来越大。其他中心的负责人见郭振玺这招管用,也有人利用自己台属的公司效仿这一做法。央视企聘的派遣公司众多,比如中视汇才、中视科华、中视广经、中视北方等。如果是项目制和临时工,就和这些公司签短期合同。

  央视调薪传闻传出后,有媒体报道的数据显示,2010年后,央视平均工资逐步升高,去年还是6143元,到今年已蹿升至8161元。蹿升幅度大,是因为央视内部薪酬体制整改,取消部分福利和报销,转而体现在工资上。就去年的数据,央视月均工资与北京市月均工资不相上下,相比互联网和金融行业有不小差距,但与北京市媒体平均工资相比,已经处于中上水准。

3、以“费用报销”来实现“非正式员工”的绩效不合规,难以长期持续。 如果是私企估计没问题。但作为国有企业的央视 一定会遇到各种审计,和“降四费”的要求。

  据称央视的编制从员工出入门所佩戴的“门卡”中就可以看出端倪,门卡号前面的A、B、C、D基本上可以跟个人的编制等级画等号。根据不同的级别和岗位,央视员工的薪酬也分“三六九等”。编制内、台聘和企聘的员工每年年末还能够分到增收节支奖,这由每年的广告收入决定,一般在8万到10万不等。项目聘用和栏目聘用的员工就没有这项奖金。

企聘员工中,和中视汇才签约的待遇最好,每月税后一般能拿到两万左右,中视科华其次,每月一万二上下。和其他公司签约的,往年也有一万多,但是今年降低了不少。财经频道年终奖,一般是八万到十五万。这笔钱往年编制内、台聘、企聘以及项目聘的人都会有,但是随着郭振玺等财经频道多名领导被查,审计部门进驻,这笔钱就被压下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编制内员工,每月底薪在一万元以上。台聘的职工基本工资比编制内员工低一些。而企聘的员工底薪在三千元到四千五百元不等,更高级别的企聘员工底薪能达到七千至八千元。编制内、台聘和企聘的员工每年年末能够分到增收节支奖,这由每年的广告收入决定,一般在八万到十万不等。(增收节支奖与栏目广告收入挂钩,按比例提成,这部分实际占了工资大头。)项目聘用的员工底薪更少,仅是足够交社保、保险的数目,为二千到三千元。而至于最底下一级的“栏目聘”,则没有任何底薪。且项目聘用和栏目聘用的员工都没有增收节支奖。尽管项目聘用和栏目聘用的员工工资最低,但往往上作的主力却是他们,能吸引这批央视底层员工努力奋斗的,就是绩效奖金了。财经频道为例,领导会根据收视率来给员工制作的节目打分,根据分数的高低,每个月节目编导能够拿到一万到一万五不等的劳务费用。如果拼命些,一个月做三期节目,即使是底层员工,一个月也能拿到两万多的工资。不要把这笔劳务费拿到手,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央视要底层员工要拿相应数额的发票,用报销的途径来领取劳务费。为了搜集发票,很多员工从公关公司、广告公司等买发票。当时也总有一群倒卖发票的人在央视大楼周围“做生意”。不少人看到央视的人到处找发票,以为这是为了多报账,却不知道他们是央视里最苦最累最穷没有尊严的人,这么做只是为了拿到自己应得的劳务费,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这是在2011年之前,这是吸引媒体人不需底薪不需保障以在央视工作下去的动力。然而,2011年之后,情况变了。2011年八月,央视突然改变了报票这一做法,导致员工无法足额领取薪水。在央视内部,此变化的正式说法为压缩四费——餐费、交通费、稿费(外请专家、评委的费用)、劳务费的报销比例。但按照新规定,“四费”不得超过节目制作经费的百分之七。这意味着,如果某节目一期制作经费为三万元,“四费”不得超过二千一百元,这点钱连员工正常的餐费和交通费都保证不了,何况还要采访专家等。说白了,节目没法做了。

  A 正式职工 代表人物:李咏(离职)、白燕升(离职)

矛盾三、“体制内的人” 、“职业经理人”、“有股权的经理人”的混合。

  关键词:有户口、有编制、管得严

“体制里的人”:我的理解是走“仕途”。这些人 基本可以不考虑“市场经济的薪酬待遇”。上级要求“降薪资 减费用”就得无条件接受。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走此路。如果这个组织没有设计好其他发展通道,那么想拿市场报酬的“职业经理人”和想“有股权的经理人”这两类人才要么就会流失,像“鲁豫”带着自己的品牌和节目出去 ,要么就像“郭振玺”“芮成钢”在没有有效的约束机制的“体制”里滑入歧途。

  中央电视台作为国家副部级事业单位,虽然早就已经开始企聘改革,但依然有着事业编制。据知情人士透露目前央视事业编制大概还有近3000个,这部分人是央视的“正式职工”。该知情人表示这些编制基本不会再增加,“一个萝卜一个坑,空一个顶一个”。成为正式职工算是进了“体制内”,可以有职称,也不会随意被开除,在工资、保险、养老上都能有保障。工资不仅有级别工资、化妆费,还有特殊津贴。编制内员工,每月底薪在一万元以上。已经离职的李咏、白燕升就属于正式员工。

前几年国家招募地方官员会在国有企业找。这片文章中提到的几个央视主持人从官。

  B 台聘职工 代表人物:白岩松、水均益

儒雅谦和的男主持张政,他获得过博士学位,曾是央视学历最高的主持人,张政几乎同时和王志一起去地方挂职,在新疆挂职主席助理两年后,由于深受当地领导的喜爱,两年后一再挽留他在新疆任职,被任命为阿勒泰地委副书记。之后调到贵州任中共铜仁市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关键字:早期临时、基本都已转正

  台聘据说是和正式员工享受类似的工资、福利,但是其实是没有事业编制、无法解决北京户口。央视前台长杨伟光在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当时《东方时空》这样的节目许多正式员工做不了,不得不对外招人。但当时没有编制就只能采取台聘的方式,就是用他们创收的钱给他们发工资,收入不低于台里的老职工。比如白岩松、水均益、敬一丹、肖晓琳、朱军、董倩、王志,都是这样进来的。”但后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转成了正式职工。

  C 企聘职工 代表人物:赵普

本文由奥门永利官网误乐域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看国有体制下人才机制,每年薪俸平均8161元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