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鼠台风下量刑成主题,马乐老鼠仓案被公诉机

作者: 财经新闻  发布:2019-06-13

  2013年3月,原交银施罗德基金[微博]经理郑拓一审判决结果出炉,其交易金额为4638万余元,获利1242万余元,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即使如此,深圳市检察院抗诉书写的理由简单明确:量刑过轻。

  法院判定,在马乐掌管博时精选期间,利用未公开信息,操作自己控制的三个账户,先于、同期或稍晚于其管理的“博时精选”基金账户买入相同股票76只,累计成交金额10.5亿余元,从中非法获利1883.3万元。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深圳检察院抗诉马乐案件的流程和其他案件一样。 据《刑事诉讼法》第224条规定,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或第二审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公诉案件,同级人民检察院都应当派员出席法庭。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在决定开庭审理后及时通知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人民检察院应当在一个月以内查阅完毕。人民检察院查阅案卷的时间不计入审理期限。另据规定,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重新审判的案件,应当在做出提审、再审决定之日起三个月以内审结,需要延长期限的,不得超过六个月。接受抗诉的人民法院按照审判监督程序审判抗诉的案件,审理期限适用前款规定。

  马乐案宣判后在业内引发热议。10.5亿元的交易金额让此案成为史上最大一桩“老鼠仓”案件,但对马乐的判罚却并非史上最重。业内很自然将马乐案和去年宣判的李旭利案进行比较。李旭利一直对自己判决不服。

  广东省高院官网信息显示,马乐利用非公开信息交易罪的“目前进度”已更新为“审理中”,这意味着马乐案已进入二审。这让一审落下帷幕的马乐案再次充满不确定性。

  在李旭利之前,长城基金原基金经理韩刚成为因“老鼠仓”领刑第一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金31万元;2011年光大保德信基金原基金经理许春茂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210万元。

  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泽,亦是李旭利案件二审律师,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法院的判决不予置评,但一般而言,量刑轻重可以对比类似案件其他法院的判决。”

  导读:原博时基金[微博]经理马乐“老鼠仓”案又起波澜。马乐于3月28日被法院判处3年有期徒刑缓刑5年,但检察院认为判决量刑明显不当,于4月4日对该判决提起抗诉。这也是“老鼠仓”案例中首例检方抗诉案件。

  马乐证词显示,2013年5月31日,在美国就医的马乐接到公司监察稽核部的电话,被告知证监会[微博]需要马乐协助调查。6月1日,马乐回国,并主动联系博时基金监察部门。次日,马乐联系深圳证监局如实交代股票操作情况。7月17日,马乐主动到深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投案。马乐从接受调查到移交法庭审判,不过8个月的时间。

  但法院认为,马乐具有自动投罪情节,且到案之后能如实供述其所犯罪行,符合自首的法律规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且被告人马乐认罪态度良好,其违法所得能从扣押冻结的财产中全额返还,判处的罚金亦能全额缴纳,确有悔罪表现。另经深圳市福田区司法局社会矫正和安置帮教科调查评估,对被告人马乐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因而法院决定对其使用缓刑。

  2009年,原长城基金的基金经理韩刚非法获利30多万元,最终被判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罚金31万元。

  根据刑法修正案将《刑法》第一百八十条增加一款“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的规定,对于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

  这让马乐案件充满转折的可能。原博时基金[微博]公司的基金经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从事与该信息相关的证券交易活动,两年多累计成交金额10.5亿元,非法获利1800余万元,这被看做基金界最大手笔的老鼠仓。

  检察院认为马乐案“判决量刑明显不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层抽调了一支强大的稽查队伍进行检查,各个辖区根据基金公司的数量,按照一定比例,在一定时间内选择一些基金公司进行突击式现场检查。目前,上海证监局和深圳证监局的突击检查已经开始,现场检查的重心是严查老鼠仓和内幕交易。

  李旭利案涉案金额5226.4万元,获利总额约为1071.6万元。2013年11月,李旭利二审维持原判,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罚金1800万人民币,违法所得1000余万元予以追缴。李旭利也因此成为2009年《刑法修正案》将内幕交易入罪以来领刑最重之人。

  按照规定,若二审的上级检察院或马乐的辩护律师不提出延期,案件最快3个月内审结,最长不得超过6个月。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4月4日下午通过官方微博表示,“由我院提起公诉的原博时基金经理马乐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一案,已经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我院经审查认为该判决量刑明显不当,今日,我院依法对该判决提出抗诉。”由于抗诉需在判决10日内提出,深圳市检察院的抗诉要求在有效期内。

  刘瑞

  最大“老鼠仓”马乐案宣判后引发热议

  老鼠仓被写入刑法以来,先后因此获刑的共计四人。

  文/本报记者 范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于2月21日参与马乐案庭审时,马乐及其辩护律师反复强调其自首情节,同时打起情感牌,向法官展示了一个穷苦出身努力奋斗的、乐善好施的马乐。

奥门永利总站网址 ,  法院判定马乐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

  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其认罪态度良好,违法所得能从扣押冻结的财产中全额返还,判处的罚金亦能全额缴纳,确有悔罪表现。

  今年3月28日,深圳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中院以“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判处马乐有期徒刑3年,缓刑5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884万元;违法所得1883万余元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马乐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市场人士对一审结果较为惊愕,认为量刑过轻。一审数日后,事情有变。4月4日,深圳市检察院认为马乐案量刑不当,提起抗诉。捕鼠风暴愈演愈烈之下,马乐案二审或将给市场人士更多威慑。

本文由奥门永利官网误乐域发布于财经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捕鼠台风下量刑成主题,马乐老鼠仓案被公诉机

关键词: